语言: CN

校友园地ALUMNI GARDEN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风采
汽车文化宣讲团十周年校友采访——访03级本科余宙学长
  发表时间:2013-11-30  阅读次数:142

 

校友资料:

余宙,同济大学汽车学院2003级学生,于04~05年间在汽车文化宣讲团活动组担任组长。现在SKF轴承公司商用车的业务单元工作。

 

记者:学长,请问您现在是怎样的工作状态呢?

余宙:我现在在SKF轴承公司商用车的业务单元工作。我其实毕业后是到了上海大众工作,虽然待遇不错但是对自己工作生活的状态和心情并不十分满意,感觉大众对我自己来说并不合适,后来收到了SKF公司的邀请,了解到SKF身为瑞典的外国企业,有着自己的独立的企业文化,而信任又是其企业文化的核心。也正是如此,才吸引我放弃了上海大众的优厚待遇,毅然决然选择了SKF。而到了SKF之后我才真正感觉到了达到了自己价值的最大化并能在工作中不断收获快乐。

 

记者:您还是否记得当时您在汽宣时汽宣的成员结构和主要的社团活动?认为现在的汽宣与当时相比发生了哪些积极的变化?

余宙:我刚加入时的汽宣架构是比较单一的,就是几个比较有工作热情的同学。当时工作主要是到高中,基本上是几个成员的母校,便于联系到,可以联系到活动。老师因为对我们多少有了解,比较支持我们的活动。开始只是做宣讲。一直到我们在一个暑假去四川支教的一个契机,我们才发现除了宣讲还可以做些其他活动,来增加受众量,来宣传包括汽车文化汽车运动之类的东西。不光是有高中,然后慢慢的是有初中,小学,包括一些像支教这样的公益活动。后来汽宣从一个部门慢慢发展出来各个组,后来的活动组很像咱们现在的策划部,还有另外一批人像是现在的项目部,而类似supporting fuction一样支持各项工作的则是类似现在外联部。比较高兴的是我们算开了一个好头吧,让汽宣从一个部门慢慢发展出来各个组,再到如今社团的组织构架已经趋于成熟。

 

记者:在汽宣最难忘的一件(或几件)事是什么?

余宙:最难忘的事其实非常非常多。其实有很多片段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只要我们说出来大家都会有共鸣的。那我就随便挑一个吧,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片段:我们当时去四川社会实践的时候去了一个叫凉风小学的地方,它是在成都的一座山上,虽不是一个贫困山区,但还是难免有些闭塞。我们当时去的时候带了很多设备,借了投影仪,带了笔记本电脑,还有画纸等东西。到那边,我们两个人一组,一共八个人,每天上四堂课,(课分为)艺术类的,体育类的,人文类的,等等。那边的人确实很淳朴。我们住在那个小学里,那边的教室都很破旧,只有一件教室还比较好,是那边的舞蹈房。舞蹈房有地砖,还有一面大镜子,相对来说比较宽敞,我们晚上就睡在那里。我们买了那种塑料的垫子,就是像拼图那种,睡在上面。几天下来我们八个人里面有七个人身上都发了一粒一粒的小红点,因为那个垫子塑料做的甲醛比较重,所以就全身发满了红点。到了晚上,大家就互相涂药膏,这个其实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你可以想象一下晚上一群人在那里像猴子一样互相给对方涂药膏,有说有笑的。到活动结束我们回到上海,身上还是有小红点,我们就互相发短信说:“没人帮我涂药膏了。。。”跟他们这么一群人在一起,本身就是非常愉快的。像这样的细节真的是一晚上都说不完,有的时候回想起来真的是连自己都能把自己感动。

 

记者:您认为汽宣应该带出校门给听众的是什么?是知识,还是对于汽车的兴趣?或者说是同济汽车这样一个品牌?

余宙:应该都有吧,但是我在这里想要强调一下热情,它代表了一个社团的活力。我们原来一个最最看重的学姐,她就是无论是工作讲话都是很有热情活力的人,所以对于每个成员的来说首先是热情。我们对一个学校宣讲也属于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样。对于不同的群体,我们宣讲的受重也是不同的。对于那些有一些爱好的的,可以激发一些激情,对汽车运动的激情。对那些技术宅可能要了解一些知识。但是对于那些山区的小朋友,幼儿园的小朋友,可能也就知道“汽车”这两个字怎么写的。。。但是总之我觉得还是热情最重要。我们当时认识的一个小姑娘过了几年还在给我们写信说她已经离开山区去外面读书了。说我们真的是对她有一定的的影响,就是看到我们都是一群活泼激情热爱生活的人,让她觉得外面的生活真的很多彩。带上热情去宣讲这样的话真的是一个很神圣的职能,它的价值是很大的。

 

记者:开始您讲到走出校门踏入公司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那您觉得您追求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梦想?

余宙:我个人性格是比较自由自在的,比较喜欢一种状态是喜欢自己所做的事。进来skf公司第一个感觉是它很开放,领导很信任你,就是很多事情(都让我)放手去做吧。这个企业文化很不一样,中国的很多企业都是进去先从小事做起,一点点往上升。但是国外的企业你一进去就会被信任,除非后来做事情发现你不是那么可靠。打个比方就是外企先给你打个100分然后慢慢扣,国企一开始顶多给你打个30分慢慢加。所以我觉得我刚刚一进去就老板特别信任,都不了解我就把世博会这么一个重要的活动给我去做。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区别,让我一下子就想在这里工作。

 

记者:那么您对如今汽宣的工作有什么建议?

余宙:汽宣每次新进来一批人不少,而后会出现成员的流失,这很有趣,可能他的兴趣有变化或者说又想要专注学习。成员流失这也是个好现象,说明了汽宣已经走向组织化了,并且人员组成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但是也有可能他们觉得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没有感觉被需要啊,没有成就感,没有自己想要的位子。这种情况下,作为汽宣的成员对下一届就要关注这方面,怎么样去分配一些工作,让他证明自己或者说是被别人认可,这是我觉得重要的。比如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汽宣有一个宣传组,因为这一直是个支持部门,不能自己单独策划活动。然后我们就是开展了一些海报展和摄影展,让有这方面爱好特长的人可以得到展示和在社团内的认可。再有可能就是招新的时候是多招还是精招,是否门槛要设高,或者进社团之后是自然淘汰还是保持这样一个原有状态,是哪种方式比较好还是值得我们坐下来好好想一想。

 

 

记者:您对现在的在读大学生有些什么生活或是学习上的建议呢?

余宙:谈到对大一新生的建议,我想要着重强调的就是语言的学习。语言是心灵的的窗口,一个人信任的往往是能与他交流、沟通、能理解他的人。而对于我们汽车专业的学生来说,外语的学习就更为重要了,因为我们汽车学院的一大部分同学都要去外企工作。比如我初到SKF轴承公司的第一次任务就是担任公司老总世博会新闻发布会的翻译员,这次工作给我提供了一个相当好的和老总接触的机会,有了这个机会我才能够直接地把我自己的想法告诉老总,而这些都是依靠我自己还算不错的英语水平。所以说外语的学习对我们来说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返回

地址: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4800号 汽车学院大楼A312 邮编:201804 电子邮箱:qiche@tongji.edu.cn

© 2017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04415号